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

編輯:知識號互動百科 時間:2019-03-19 10:43:13
編輯 鎖定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系列:羊群》描述了加利福尼亞牧羊人的生活,材料翔實卻充滿詩意。在這里,牧羊人們帶著羊群在廣闊的大自然中行走,吸收著廣袤的內華達山脈地域的滋養,經歷著各種惡劣天氣與困難的磨練,享受著這既浪漫又艱辛的牧羊旅程。在這本生態散文中,作者引領著讀者追隨著牧羊人的腳步,享受著這一引人入勝的加利福尼亞牧羊之旅。這里不僅有牧羊人艱辛的勞作,同時也有牧羊主的身體力行。我們從中能夠了解到在如此惡劣的自然條件下這一行業的生存狀態以及人們為生計的勞碌奔波與痛苦掙扎。
書    名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
作    者
瑪麗?奧斯汀(Mary Austin)
出版社
安徽人民出版社
頁    數
184頁
開    本
32
品    牌
時代華文書局
外文名
The Flock
譯    者
張瑩
出版日期
2012年6月1日
語    種
簡體中文
ISBN
9787212052232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基本介紹

編輯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內容簡介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系列:羊群》編輯推薦:一個人懂得,為什么這芬芳的舊大陸曾經如此支配了我們的畫家和詩人的情感和想象力:因為它滲透了人類的品質,并因時間長久的貯藏而松軟肥沃,它是歲月留下的極其精煉的膏脂。
  太陽普照大地,流動的云低低地漂浮,擦著較高的山頂上的巖石??諝饫锍錆M了古怪的白霧,像被沖淡的牛奶。
  海岸上的線條變化多端,巧妙地接續不斷,整體看來如此柔媚,優雅而飄逸,任何想用筆頭將此美景記錄下來的工作都是徒勞的。
  柔和圓潤的紫色染滿天際,溶入到空氣里,使小島完全沉浸在這種色彩中,四周的海水看起來就像是紅色的葡萄酒一樣。
  任何文字都無法恰當地描述這里超凡脫俗的壯觀景色,高貴而又簡約的氣勢;山體上精致優雅的刻痕;冰川協調勻稱的比例;裝飾其間的瀑布、花園和森林;山間寧靜溫和的海峽;藍白相間的冰墻,還有遠處白雪堆積的山巒。
  當前的季節總是孕育著下一個季節,早在太陽失去它的威力前就開始了。自然在秋天關閉她的房子前,就在為春天開放做準備了。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作者簡介

作者:(美國)瑪麗·奧斯?。∕ary Austin)
  
  瑪麗·奧斯?。∕ary Austin,1868-1934),美國女作家,一生中寫了32部書,200多篇散文和3個劇本。在她所有的著作中,那些描述天人親和的書是她最佳的文學成就?!堆蛉骸贰稛o界之地》《旅行盡頭的土地》等是以作者的成名作,從不同的側面,向人們展示了奧斯汀生活了12年之久的沙漠的魅力,這些令人敬慕的生態文學經典,改變了人們對沙漠的認識。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圖書目錄

編輯
羊群到來
  太陽運行至白羊座
  剪羊毛
  被雇傭的牧羊人
  牧羊長路
  開放的牧場
  羊群
  中間“人”:牧羊犬
  牧羊人之間的戰爭
  伺機等待的埋伏者
  綿羊和保護林區
  特洪牧場
  箭影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文摘

編輯
差不多日落的時候,云影朝著圣華金河畔的荒野牧場移去。內華達山下,微風吹拂著云霧塵埃緩緩飄向山麓。云霧或縈繞著像海的群峰形成一道藍色屏障,或突然從消失了的地平線上冒出來。羊群從蒂哈查皮河谷、金斯河和克恩河來到這里,就像從約塞米蒂的草場到這里的距離那樣遠,它們到來的時間不是通過日歷計算出來的,而是依據雨季的開端來判斷的。
  春天,在羊群離開時,光禿禿的牧場上,只有依稀的幾抹綠色,不知道為什么利特爾湖區和紅巖區的山中小徑里擠滿了返回的羊群。初冬的薄霧彌漫在山谷中,整整一天一夜才慢慢散去,于是點綴于大地之上的那一支支風塵仆仆的羊群隊伍漸漸顯露了出來。清晨,潮濕的空氣里,牧羊人在山丘下趕著一群羊艱難前行;傍晚,落日余暉映紅的小徑上,牧羊人的篝火穿過彌漫的塵土閃爍搖曳。以往這里牧羊人的數量都會逐年減少,但自從六十年代初以來,每年從冬季牧羊期結束到下一次開始的九至十個月的時間里,圣華金山谷的南部邊界便成了無論是北部還是東部的羊群都非常喜愛的生產和哺育羊羔的地點。這里穩定的氣候、廣闊的未被占據的牧場和那響徹山谷的空靈的火車與鐵軌的撞擊聲,使平日里四處漫游的羊群在每年太陽運行至白羊座的時候在此聚集。正如我前面所說,牧羊人不是依照日歷,而是依據雨季來判斷何時應該來到這里。他們來得越早越好,這樣可以保證在母羊長得太重以至于難以長途跋涉前就進入到主牧區。在牧羊時節,對于牧羊人來說最重要的事情莫過于找一個安靜的好牧場,如果此時他沒有地,那么他至少也要租一塊來架設籬笆。
  自從人們根據星座的運行變化來指導他們的活動起,二月便成了母羊繁殖的季節。當然,那是很久以前的計算方法了,在那時,太陽的確是運行到了白羊座。但是現今由于歲差的原因,太陽運行軌跡上的二分點已經轉移了。在洛斯·艾利索斯地區,一月中旬的時候,母羊就已經聚集在主牧場上了,山丘的深灣之間飄起的黃色塵霧則標志著喂養公羊的工作還在繼續,以便將來它們能在市場上賣個好價錢。在一年中的這一段時間里,大地異常寧靜,天空也是清澈明朗,這也是在雨季初期和末期之間的一段最好的時光??|縷薄霧籠罩在山丘上,在山頂積雪之下飄忽不定;那白色的云朵夢一般地停泊在晴朗的天空中,就像是通往天堂的門;長滿綠色苜蓿的土地上,偉岸的棉白楊偶爾撇下一兩片干枯的葉子;從牧場小屋那里沿路生長著一排一排的白楊樹,它們茂密的枝葉頂端在陽光的映照下閃爍著金色的光芒。此時,在攔河壩的旁邊還會發現蒼鷺的羽毛,野鴨在新月倒映的水中游走,山丘被綠色覆蓋,幾滴露珠觸動了夜晚寒冷的神經。
  勒伯治是洛斯·艾利索斯地區的牧羊首領,是一個嚴謹認真的人。他的牧羊人希望有肥沃的草場來養育羊羔;有可移動的畜欄隨羊群遷徙;還要多雇一些牧羊人,而且可以發給大家一些焦油、松木油以及急救的藥物。但大多數情況下,大自然有它自己的法則,很多事情都是無法預料的。在北方,羊群們可以在圍起來的牧場上奔跑,母羊們會去尋找有巖石遮擋的地方,把不規則的小山洞沖洗干凈來安頓它們的子女,而且幾年之內都會一直這樣照顧它們。但是在這兒,在牧羊長路上不斷隨羊群遷徙的牧羊人更關心的是一些人為的因素:比如羊毛和羊肉的相對價格以及在森林保護區中牧羊的種種約束與限制,正是這些決定著母羊是否被允許養育自然賜給它的雙胞胎子女。貧瘠的牧場使母羊已經不再具有喂奶和生產羊毛的能力了,同時,弱小的羊羔也沒有強壯到可以忍受得了這樣干旱的季節,結果只能是母羊越來越虛弱,母子三個都會慢慢死去。當然,如果雙胞胎羊羔中更為虛弱的那一個被迅速丟棄,剩下的那一只還是有希望存活的,或者由其他生養了幼仔的母羊來喂養它們。一旦母羊聞到了自己孩子的味道,牧羊人就必須立刻采取強制收養的措施。如果一只小羊羔死去了,那它的皮就會被縫在那個被母羊拋棄的羊羔身上,軟綿綿的小腿在它的腿上來回搖晃,一條僵直的小尾巴垂在另一條搖擺著的小尾巴上,沒過多久,母羊就會敏感地察覺到在陌生的氣味當中混雜著自己孩子的氣味,還有藏在其中的死去的羊皮散發出來的干腐氣味。很多年輕的母羊都會在自己第一個生養季中排斥哺育自己生的羊羔。但是不用擔心,法國牧羊人自有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其中一個辦法是在牧場的角落里開辟一些小的羊圈,在那里強制母羊和新生的羊羔呆在一起,讓母羊逐漸適應并記住羊羔的氣味,這樣,它就會慢慢地在自己頭腦中接受這一氣味,就會開始哺乳了。還有一個更為普遍一些的方法,那就是將不聽話的母羊拴在牧羊犬的旁邊。一只羊在一支大的羊群隊伍里面呆得太久了以后,抵抗恐懼的能力就會越來越弱,于是可憐的母羊會害怕得發抖,那么它就會對自己的羊羔親近起來以共同來抵抗可怕的牧羊犬。這一類的補救措施必須立刻被實施,否則在冰霜凝結的寒冷夜晚里,未加保護和喂奶的羸弱的小羊羔就會喪命。所以我們總會時不時地在夜晚看到牧羊人拿著提燈在一支有三五百只母羊的羊群中來回巡視。
  這樣的夜晚里,小草在風中蜷縮著。北斗星低低地懸掛在北極方向,多變的大棱變星像燈塔一樣在連綿的山脈上空閃爍。整晚都能聽到母羊發出的溫順顫抖的聲音。牧羊營地的篝火在塵霧中忽明忽暗,牧羊犬從火堆旁站起身來,履行一下自己的職責,看看是否需要去檢查一番。它們小聲地咕噥著,鼻子貼著主人的腳后跟,獻著殷勤。主人卻吩咐它躺下以免嚇到正在分娩或者是剛剛生產完的母羊。夜空中繁星點點,牧羊人的提燈在黑暗的牧場上來回搖曳,在這樣冰冷的夜晚,母羊最初的分娩過程難免使人心悸。
  人類社會中總有一些欠考慮的聲音反對人類母親對自己孩子的寵愛,那就讓這些人在太陽遠離白羊座的軌跡時到洛斯·艾利索斯去看看吧!看看他是否會理解母羊溫柔的輕聲低語使綿羊習慣性的咩咩叫聲停下來,又是什么讓閹羊收養那些通過同樣溫柔而顫抖的聲音從母羊身邊哄騙來的羊羔。這種閹羊被牧羊人簡單地稱做“外婆”。黎明悄然來臨,世界安靜地轉動著,這些失去性別的牲畜在身為父母的本能的驅使下默默地付出著,因為畢竟養育子女是身為母親最重要的一部分。為了防止粗心的或是那些不情愿的母羊與小羊失散,牧羊人在一對母子的頭或肩膀上留下相同的黑色標記,這樣一來,每到哺乳時間他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出來每一只羊羔是否找到了自己的母親。
  年幼的小羊最重要的部位就是它們的腿了,連接著腿的身體只不過是一個把新鮮的奶傳送到腿部的一個中轉站而已,這樣它們才會越來越強壯。因此就不難理解它們是如何在出生兩天后就能夠慢慢跟隨著母羊往前走并且在兩周過后就可以跟著隊伍前行了。當到了每天能蹣跚著走四五英里路、晚上能站著睡覺的時候,它們就可以搬到更新鮮的牧場上去了,但是必須保證沿途有足夠的草料。直到剪完毛以后,羊群才會踏上高山牧場和牧羊長路?,F在,平頂山上漫山遍野長滿了大片的卵葉月見草和胡椒草,海岸時而在太陽的照耀下閃爍發光,時而在云霧的遮擋下昏暗陰沉。閹羊和一歲的幼羊在牧場外散養著,母羊和羊羔五六百只一群,盡可能多地圈養在有圍欄的牧場上。在一個月大的時候,羊羔們就開始顯露出群居生活的習性了。它們在一起跳躍、奔跑、玩耍,時不時也會睡上一小覺。通常,它們會選擇朝陽的圍欄邊或是能擋風的小柳樹下安睡。母羊會在乳房脹滿的時候來這里尋找它的子女,但是在生育后的第一周里,小羊不一定僅僅依靠氣味就能認出自己的母親——白羊和黑羊的氣味是很容易被弄混的——但是八天之后這就不是問題了,母子之間已經能夠很輕松地認出彼此。在太陽漸向西斜的午后,三四百只小羊躺在草場上,這時,一只母羊從中間穿過,原諒它這樣不辭辛苦地尋子,因為它的乳汁已經滴滴答答地往下淌了,它必須馬上找到自己的孩子。幾英尺外的小羊聞聲爬起來,腳步蹣跚地走到母親身邊開始享用它的美餐。而其它四百多只小羊則紋絲不動,甚至沒有抖動一下耳朵或是深呼吸一下。如果母羊生了一對雙胞胎的話,那么牧羊人就會把兩只小羊綁在一起,這樣一來,那只強壯的就不會搶先跑到母親身邊了,它必須得拽上自己弱小的兄弟,所以,只有當兩張嗷嗷待哺的小嘴兒在母親的乳頭下排好之后,它們的母親才會開始哺乳。

綠色經典生態文學叢書:羊群序言

編輯
二十世紀下半葉,尤其是后二十年來,美國文壇上興起了一種新的文學流派——生態文學,它以描寫自然為主題,以探索人與自然的關系為內容,展現出一道亮麗的自然與心靈的風景,有美國文學史上的“新文藝復興”之稱。它已經成為美國文學的主要流派,堪稱美國文學中最令人激動的領域。
  現代社會對自然造成的人為破壞,已經成為舉世關注的問題,人類所面臨的是核戰爭的威脅、慢性輻射的毒害、化學或生物戰爭、世界人口的可怕增長、全球變暖、臭氧層的破壞、酸雨加劇、熱帶雨林的過度砍伐、表層土壤和地表水的急劇喪失、過度捕撈和海洋污染、垃圾泛濫、植物和動物不斷增快的滅絕速度……
  在此背景下,“生態”已成為二十一世紀的核心話題。在現代文明世界里,與日益嚴重的生態危機相伴的則是信仰缺失、欲望泛濫、自我原子化、生存意義平面化等人類精神方面的危機。自然生態的危機和人的精神生態的危機密不可分,人怎么對待自然,就怎么對待社會和他人。僅僅通過生態科學發展提高環保技術、完善環保政策還不足以從根本上解決人和自然的矛盾,關鍵是要通過思維方式和文化意識的變革來培育一種新的生活世界觀和生態文化。因此,對自然的歌頌與描寫、對保持我們腳下一片凈土的向往與追求,已經跨越了國界,具有一種普遍意義。
  首先,生態文學注重的是生態系統的整體觀,自然不再僅僅是人類展示自身的舞臺背景,而是直接成為寫作的主要對象。以這種生態整體觀作為指導去考察人與自然的關系,勢必決定了人類所有與自然有關的思想、態度和行為的判斷標準不再是從人類中心主義出發、以人類利益為價值判斷的終極尺度。它關注的是有利于生態系統的整體和諧、穩定和持續性的自然存在。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只有將自然生態的整體利益作為根本前提和最高價值,才有可能真正認識到生態破壞與危機對人類造成的災難性后果。只有確保了整個自然的再生性存在,才能確保人類健康安全的持續生存。
  其次,在考察自然在物質與精神兩方面對人的影響,人類在自然界中的地位,人對自然的贊美,人與自然重建和諧關系等方面時,生態文學重視的是人對自然的責任與義務,熱切地呼吁保護自然萬物和維護生態平衡,熱情地贊美為生態整體利益而遏制人類不斷膨脹的自我欲望,尤其是要反思和批判人對自然的征服、控制、改造、掠奪和摧殘等等工具化對待自然的態度。生態文學探尋的是導致生態災難的社會原因,文化是如何決定人對待自然的態度與方式,社會文化因素的合力是如何影響地球生態的。這就要求從傳統的人類中心主義向生物中心主義過渡,承認萬物有其不依賴于人的標準的“內在價值”。人類與其它生命一樣,只是地球生命團體中的成員。所有物種都是互相依賴的系統的一部分。所有生物都以自己的方式追尋自身生命的完善。人類并非天生就高于其它生命。
  在全球性生態危機之中,探索自然與人的關系,喚醒人的生態意識,已成為文學的一個不可或缺的主要功能。生態文學的出現從根本上改變了文學的定義,作家必須以全新的位置意識和生存方式呈現人與世界,與此同時,文學所要呈現的對象,則從人類社會延伸向整個世界與宇宙,文學關注的將不僅僅是人類的利益,而是整個生態圈的利益,并從是否對這個生態整體的利益有所貢獻來確立文學品質的標準。文學在升華為守護家園的事業以后,文學家的使命也必然發生根本性的變化。他不應再像主體性文學時代的文學家那樣簡單地謳歌人的力量、描述以人為中心的世界、表現人對世界的征服,而應超越人類中心主義的狹隘視野,反映和推動人們守護家園的事業。
  作為一個文學流派,生態文學的源頭是英國博物學家和作家吉爾伯特·懷特的《塞爾朋自然史》。美國作家亨利·梭羅、約翰·巴勒斯、約翰·繆爾、瑪麗·奧斯汀、阿爾多·利奧波德、雷切爾·卡森等繼承了這一傳統,使之延伸到了美國。生態文學之引人注目,不單是因為萬物關聯的深刻思想,對當下人類困境的觸及與揭示,更在于它形式上的新穎和獨特,它主要以散文、日記等形式出現。其最典型的表達方式是以第一人稱為主,以寫實的方式來描述作者由鋼筋水泥的文明世界走進荒野冰川的自然環境時那種身心雙重的朝圣與歷險,是將個人體驗與對自然的觀察融合無間的結果。
  生態文學也有其自身的發展歷史,它從開始時偏重科學考察的純粹自然史,逐漸過渡到將文學的詩意與科學的精確結合起來;由早期的以探索自然與個人的思想行為關系為主的自然散記,發展到當代主張人類與自然共生共存的生態文學。
  生態文學促使人們去理解文化對自然的影響,[1]  ,并從自然生態尋求走出生存困境的深刻智慧。因此,閱讀生態文學作品,我們不應將它們看做游山玩水的休閑讀物,而應看做人類為擺脫生存困境、尋求精神健康的朝圣記錄。
  本叢書選譯的三位作家均為美國生態文學名家,他們的著作已經成為世界文學中的經典,收錄的他們的作品多為國內首譯,具有填補空白的重大意義。[2] 
  主編馬永波
  二0一二年三月
參考資料
詞條標簽:
文化 , 出版物